做心脏康复,我们要有“中国特色”!

  • A+
所属分类:心脏康复

“但是,做心脏康复,咱们有自己的独特优势!”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心血管内科王肖龙教授说

著名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教授曾经说过,没有康复的心脏治疗都是残缺的。但实际上,心脏康复对于很多患者甚至一生而言,仍然是一个“新鲜词儿”。

 

以冠心病的诊疗为例,目前我国心脏介入手术的数量和技术能力已达世界领先水平,然而由于多种原因,很多患者未能进行术后康复和有效的二级预防,导致心梗再发,住院率甚至死亡率增加。

 

心脏康复在我国真的遇上“寒冬”了吗?

 

“但是,做心脏康复,咱们有自己的独特优势!”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心血管内科王肖龙教授说。

 

1

所有心脏疾病患者都要康复治疗

  

根据美国1995年出版的《临床实践指导心脏康复》中提到的定义,“心脏康复是涉及医学评价、处方运动、心脏危险因素矫正、教育、咨询和行为干预的综合长期程序,用以减轻心脏病的生理和心理影响,减少再梗和猝死的危险,控制心脏症状,稳定或逆转动脉硬化过程和改善患者的心理和职业状态。”

 

简单而言,心脏康复涉及的是“五大处方”:药物处方、运动处方营养处方、心理处方和戒烟处方

 

“在我看来,所有的心脏疾病患者都应该启动康复治疗。目前循证医学已经非常明确地指出,康复治疗能够改善患者预后。”王肖龙教授说。

2

药物处方中的“中国特色”

   

在心血管患者康复中,药物处方至关重要,而作为上海中医药大学的教授,王教授认为,中成药在心脏康复中具有重要地位。

 

“中医讲究辨证施治,什么证型用什么方药,而西医讲究循证。相对来说,开好中药处方对西医大夫来讲比较有难度,但是据调查,70%的中成药处方都在西医医院,这间接体现了中成药两个特点:一是使用方便,老百姓爱用,二是具有临床有效性,有科学机制。例如我们常用的麝香保心丸,科学研究已经证明能改善内皮功能,缓解心绞痛,有血管新生及抗炎的作用,得到了西医医生的普遍认同。

 

但是,王教授也指出,不少地方也存在中西医联用的“乱象”,这主要是因为尚没有形成中西医联用的理论体系。“目前,我们只是辨病结合辩证。患者胸痛,检查后诊断为心绞痛,这是辨病,用西药,然后确定你是什么证型,气阴两虚、气虚血瘀,等等,根据证型用相应的中药。但是问题是,患者经过西医的治疗后,症状已经明显缓解,是否有必要加用中药?”

 

针对这个问题,王教授认为,中西医联用有以下两种应用场景:

 

一,针对西医目前存在的缺陷,中药可以加以弥补或者替代。例如,心绞痛患者应用硝酸酯类等药物之后,无法改善心绞痛的症状,这时有明确疗效的中成药(尤其是改善微循环的药物)可以加用,改善患者症状。

 

二,冠心病患者的用药,分为改善预后的药物和改善症状的药物。阿司匹林、他汀,ACEI类药物等有明确的改善预后的作用,而很多中成药有改善症状的作用,可以直接使用,替代硝酸酯类等药物。

 

因此,中西药各有所长,相辅相成,最好是有机的结合,而不是随机组合。

 

3

有挑战,更有机遇

    

采访中,王教授也坦诚地说,在目前循证医学的大背景下,中医药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目前,中药做循证也是趋势,中医药要走向世界,要拿出大家公认的评价体系,证明中医药是否有效。例如孔子和爱因斯坦,语言都不通,谈何沟通?走循证医学之路,能够让中医走向世界。”

 

王教授在采访中透露,目前以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葛均波院士及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范维琥教授牵头的“随机、双盲、多中心、安慰剂平行对照评估麝香保心丸治疗慢性稳定性冠心病的临床转归的临床研究”已经进入收官阶段。该临床研究在全国100家三级甲等医院开展,共囊括近3000例受试者,它的结果发布必将推动心血管中成药循证医学的研究发展,以及中医药的现代化和国际化进程。

 

专家简介

做心脏康复,我们要有“中国特色”!

王肖龙

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曙光医院心内科副主任、心血管研究室主任。兼任上海市医学会心血管病协会动脉粥样硬化学组委员,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起搏与电生理协会委员。2000年入选上海市首批“医苑新星”培养计划。

 

王肖龙主任从事心血管临床诊治近20年,擅长冠心病、慢性心力衰竭、高血压病、高脂血症、心律失常和心血管介入(包括支架植入、起搏器安装及射频消融)等心血管疾病诊治,曾多次参加欧美心血管学术交流会议,发表相关医学论文60余篇。

 

聚陆医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